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碎南瓜

声音是一种秘密,它不仅仅只是聆听

 
 
 

日志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2011-08-19 21:58:02|  分类: 写什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起初

199637号,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石河子新安监狱释放了一个39岁的犯人,他因盗窃罪被判14年,他的老家在河北省徐水县。出狱那天,他穿着一身绿军装,提着笨重的行李,坐了54夜的火车,风尘仆仆地回到了阳光灿烂的北京。几经周折,他见到了年迈的母亲,见到了弟弟,也见到了天真的侄女。无论如何,他从大西北回来了。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从新疆到北京的火车上。

电视剧里的设定,这一段配着轻缓的音乐,刚出狱的山子忧伤地望着窗外,干干脆脆地啃着一根黄瓜,不带任何先设观念地这样看,这个人心事重重,扎实、憨厚、硬朗、无辜。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下火车回家的路上。

电视剧里的设定,两个行李包,一身土气脏旧的衣服。旁白里有一句是,“他觉得,天上的太阳格外灿烂。”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见到母亲的时候。

电视剧里,两只行李砸在脚上,山子只喊了一声“妈”,然后撅撅嘴,拧过头去,眼里有闪闪的泪花。

这几段情节出现在电视剧版本的第三集,编剧并不是一个冷血的理智分析者,同时也由于电视剧的娱乐特性,这几段夹杂了很多怜悯性的把山子放在一个边缘人弱者的角度的感情色彩,放在整部电视剧里来说,这段也是唯一一处能够感人的段落。而在牛伯成的那本纪实小说里,山子出狱回来的这段出现在第三章第一节,标题是,“一个幽灵,回到北京”。 

一个户口引发的血案 

刚回到北京,他一时并没有生活来源,对于家里的动作,小说里这样描述,“母亲周济他一些钱,从她的退休金中每月拿出100元,用作补贴。归来的第二天,大弟就带他去了商场,花500块钱,为他添衣服买鞋,又背着媳妇取出1000元交给他,让他治病(他刚从大西北回来时有病)。此后也常塞些钱给他,供他日常花销。”在山子心里,只有他们是他最亲的亲人。从今以后,他可以翻掉过去的一页,重新开始他的生活。 

这时候的他,打算做点小买卖,还打算学开车——但这都需要他先把户口落下来。在后来的很多讨论里,很多人把他的杀人动机归为这个难以办成的户口问题上。 

在小说里,对于户口问题,是这样记述的:

见到负责户籍工作的片警,他呈上释放证和有关材料。释放证上标着这样一行字:“本人必须在324日前将本证明书送达北京市石景山区XXX派出所,办理户口登记手续。”

这位片警正忙着其他事情,晾了他一阵,口气冰冷地说:“户口马上办办不了,起码要等半年。”

白口吃,一着急就更口吃,他结巴着顶撞了一句:“我有释放证,为……为什么还要再等半年?”

片警听着不舒服,撩他一眼,慢悠悠地说:“你要是这样讲话,那就再等两年。” 

在电视剧里,这一段的对白是这样的:

片警:你们什么事儿啊

白:啊……我(递上材料)

片警:嚯,大西北来的啊

白:是

片警(把材料扔到一边):你找派出所干什么

白:那上边不是写着呢么,让我15日内,把释放证书交到当地派出所,好……登记办户口

片警:那边管教没告诉你,一回来就到派出所报到,这都几天了

白(沉默,拿回材料)

片警:你这户口马上办,办不了,起码得半年

白:哎……为……为什么啊,我已经释放了,我……我……我这有释放证书,我是合法公民吧,那……那凭什么,不给我上户口啊

片警:嚯,你还质问我,你要这样说,那等两年(起身走)

白(着急):哎,不(堵在片警前面)

片警:干什么干什么,想撒野啊(推白)

白弟见势上去给片警递烟,片警说,“不抽”,然后说,“回去补照片,补照片不会啊”,白弟忙跌着回答说,“会会会会”。白就站在后面,生气、愤懑、憋屈、仇恨。

当天晚上,白在家里削尖了一根木棒,来到楼下,捏着一只白猫,狠狠地扎破了它。在此之后,他一遍遍跑派出所。开证明,冲洗照片,填写表格。事情果然像片警所说的一样,一次次向后推延。户口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这一集里,白在相馆照相的时候,相馆的音响正放着陈百强的《一生何求》。

 

猜测了千万遍的作案动机 

对于这件事,小说里这样分析:

或许这位片警就是这样的办事作风,在他看来,对待像白这样的从大西北回来的释放人员,就应该用这种口气说话。白受到深深的刺激,他感觉到被歧视,他像所有刑满释放人员一样十分敏感。一种愤懑、一种敌意、甚至一种仇恨意识,立刻从心底翻了上来。

新生活的理想破灭了,白身上仅有的那一点点良知丧失殆尽,我们现在打开的的确就是潘多拉魔盒,放出的的确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但是,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那只愚蠢的手,并不是监狱签发的释放证,而是我们某些民警的作风。这件并非小事的小事,维系着白的生存希望,关系到他对社会的基本态度。我们不能不遗憾地认为,这是诱发白重新犯罪的一个最直接的因素。

白在后来的供词中提到:“我回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跑户口,先后跑了六七次,他们就是不给我办。我认为,我已经从监狱里出来了,起码也是个公民,可派出所不给我办户口,我吃什么?我不能靠父母养我一辈子?我这个要求不过分,我要生活。”

在法庭上,白一遍遍地强调,他之所以重新犯罪,就是因为派出所不给上户口。“不给我办户口,这就是不让我生活。我只能去抢。我认为,派出所故意刁难我。我对我母亲说,派出所要我送礼,我连吃都吃不上,拿什么东西送给他们?”

 

我连吃都吃不上,拿什么东西送给他们?

我连吃都吃不上,拿什么东西送给他们?

我连吃都吃不上,拿什么东西送给他们?

这句话放到现在,仍是掷地有声。

 

白出狱时为自己设计了两条道路,“如果我能够正常地生活下去,我就不再犯罪;如果不能,我就去抢”,回到北京不到一个月,他就认为第一条道路已被堵死,他只有第二条路可走。他要抢劫武器,在他仇恨的意识里,抢到武器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死那个片警。

 

不久之后,北京石景山模式口后边的小山上,时常出现一个穿着绿军服的高个子男人。他在山道上锻炼跑步,在一些军事机关驻地的周围潜伏下来,静静地观察——他在小心翼翼地选择着他的目标。

 

之后的发生,在很多人眼里,就是最牛逼最吊劲的袭警抢枪杀人抢钱的一件件血案了。但是在我看来,我最为感兴趣的,还是白这个人的曾经,他的童年,他的爱好,他在这个国家受过的委屈得过的荣誉,还有他的爱情。

 

童年

1957年,白出生于一个工人家庭,父母都是首都钢铁公司的职工。他3岁那年,父亲病逝。母亲一人靠工资养活他的两个姐姐、他和刚满周岁的大弟4个孩子,当时的境况非常困难。因贫困所迫,母亲不得不把他送到徐水老家。

白的童年,是在徐水县的农村度过的,直到1971年,白13岁的时候,才返回北京。此时母亲已经改嫁,继父姓梁,也是首钢工人。母亲和继父已生下了小弟。

  小时候,白没受到良好的教育。在农村,家里没钱上学。回到城市,13岁的白与比自己小五六岁的孩子坐在同一间教室里上一年级,这使他的自尊心受到很大伤害。他经常逃学,学习成绩始终不好,年年都是差等生。上到小学三年级时,他便辍了学。

 

孤独及其所制造的

家庭的变故和10年的农村生活造成他的孤僻性格,白与“城里人”格格不入,从小就极为寡言,有着严重的自卑型心理障碍。他不愿与人交往,无缘无故就会仇视他们。他的好心,只放在自己及与自己最亲近的人身上,对其他人充满了敌意。

    在工厂期间,他几乎没给人留下什么印象,因他不爱说话,许多工友对他都毫无了解。厂里民兵搞训练,白参加过一次实弹射击,用“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打靶,每人打3发子弹,他居然打了个优秀。就像一个混沌的人一下找到亮点一样,他一下子就迷恋上了打枪。那次之后,白千方百计向亲戚借到一支汽枪,下了班就背着枪到附近的林子里去转悠,打鸟。一年之后,他的枪法练得极准,1520内,枪响鸟落,弹无虚发。同时,他的残忍性也有所表露,夜里他不睡觉,用气枪瞄着打老鼠,一枪能把跑着的小老鼠打进墙角里。

射击似乎是他的一种天赋能力,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快乐。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随便一抬手,不用瞄准,就能“三点成一线”,他成了神枪手,枪成了他最好的伙伴。

 

关于电视剧《末路》和纪实小说《中国刑侦一号案》

作家牛伯成在2001年出版了关于白的纪实小说《中国刑侦一号案》,采访中,牛伯成详尽地摘录了这个案件所有资料,翻阅公安卷29卷,法院审理卷8卷,观看了侦破和审讯的录像和大量的图片,实地察看了白在新疆作案的现场,采访了公安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领导直至普通侦察员数十人,采访历时半年。此书一经面世即引起轰动,不但在全国各大书店被抢购一空,而且被全国数十家新闻媒体转载。

2002年,由陈国军导演,丁勇岱主演的26集电视剧《末路》上映。在这部戏中,丁勇岱是导演陈国军挑选的第三任“白”扮演者,用丁勇岱自己的话说,“我其实是来顶坑的”。由于导演强调纪实风格,开始时觉得他的身高不如白高,但后来还是启用了他。由于全剧的基调是采用纪实的方式记录1997年中国刑侦第一大案——抢劫杀人犯白的真实案件,所以剧中的警察都是真实生活中的刑侦警察。

在拍摄白被抓一场戏时,公安人员在家堵住了回来探望母亲的白,一开门看见警察立刻就明白了的白在偷偷穿衣服时拿到了自己的手枪,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母亲说话了,问来人是谁。白为了在母亲面前留下一个完整的孝子印象,放弃了最后反抗的机会。当时白的心情很复杂,是逃生还是为母亲而放弃反抗,这对于一个老到冷静同时孝顺的杀人犯来说,是很痛苦的选择。那场戏白的眼神很复杂,有冷静、狠毒、温和、乖顺、绝望,演完之后,丁勇岱难受了好几天,总也出不来。

这部电视剧的编剧同样也是纪实的作者牛伯成,牛伯成的其他作品还包括《血色通缉令》,《大黑帮》,《天下英雄》《原罪》等等刑侦纪实作品,同样,电视剧的导演陈国军的其他作品包括《犯罪升级》,《趟过男人河的女人》等等,而他最为知名的便是一部叫做《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让在那个年代的人们大开了一回眼界。在书中,这个含辛茹苦的好男人,为了爱情,顶着无比的压力和元配离婚,娶了当时最红最靓的百万富姐女星刘晓庆为妻。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作者牛伯成与导演陈国军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成书《中国刑侦1号案》的两版封面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真实的白与电视剧中丁勇岱饰演的白

收集了几张剧照,贴在下面: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这张图片的发泄纯属意外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当年第一个报道这件事情的乌鲁木齐报纸

关于这件事的讨论从很久很久之前就开始了,而且一直没有停过,一直想做个整理,这个暑假也算完成了这点资料的任务,在百度知道里查找的时候,仍是很意外地发现了事到如今,他仍然是很多人的偶像,下面这些图就说明了这点: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道听涂说的白的故事 

白最想当的是司机?

“我在看守所里跟白宝山聊天时,白宝山说自己很后悔,如果没有走上这条道路,他完全可以当一名优秀的司机。其实,白宝山除了对枪支有悟性外,对驾驶也有浓厚的兴趣。白宝山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司机如何驾驶,不一会便可以独立驾驶。他原来的想法就是想来新疆开大车,跑运输。” 

疼爱儿女?

在监狱里,白曾发誓,“我出去之后,一定要弄到300万,给我的两个孩子买房子,每人买一辆奔驰车,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不能比别人差”。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而在电视剧里,白在出狱后,也曾偷偷地道学校附近看过自己的儿女,在儿女放学后,偷偷摸摸在后面跟着,看着,窥着,然后停下了脚步。

乐于助人?

据狱中服刑的谢玉敏交代:白坐公车经常给老人和小孩让座,在新疆有次半路上发生交通事故事故,白钻进车底帮助抢救伤员 

当年亲历见闻?

“当年我家订晚报,白的事迹是连载的,我爸要看就把那几期报纸留了下来,当时好像是98年吧,还上小学呢,我就是感觉这人很猛”

 同时,也发现了很感人的地方,有网友询问白的妻子谢玉敏(她的真名叫谢宗芬)的下落,也就是下面这个走出舱门被押解的女人: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这位网友是这么说的,不管怎么样,我看到之后觉得特别感动: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评论这张
 
阅读(663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