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碎南瓜

声音是一种秘密,它不仅仅只是聆听

 
 
 

日志

 
 

迷笛之伤  

2011-04-16 21:39:15|  分类: 听音乐的孩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一日,迷笛声势浩大地来了,一年一度的摇滚盛事,像滚雪球的函数加法,相信今年现场的人数会比以往还要多。可是五一恰好是老姐结婚的日子,原本在寒假就开始攒钱准备出发的计划,一瞬间泡汤。 

他们说,没看过迷笛的青春,是不完整的。就像迷笛之后,我们再也无法通过鞋子上的泥土,去分辨对方是同类还是社会的敌人。 

去年十一,我以志愿者的身份参加了济南第一届森林摇滚音乐节。见到了痛仰、二手、周云山等等早已心向往之的乐队乐手,这对于一个十九岁并第一次看现场的男孩来说,是一件热血并值得纪念的事情,就像一首轻快却忧伤的歌谣,它让你不得不笑着流泪,像《秦皇岛》或者《闹海》。 

北京的MAO,星光现场,13club,那里的现场让北京之外的年轻人羡慕嫉妒恨——同样分量的期待,一方欢喜另方却失望重重。詹盼在一次巡演中说过,XX城市的摇滚比北京要差个八九年(大体是这样的话)。这不仅是说一个地方的摇滚乐队的水平,也是在说这地方所能承办小型或大型摇滚现场的能力和心愿。 

作为学生的我们,生在一座没有活力的城市,我们把周末假日给了睡觉逛街和唱KTV,一年里最大的节日,一次是春节一次是迷笛,前者我们会得到一二百的压岁钱,后者会扔掉我们很久很久的生活费。 

我们生活的城市,一年里没有几次现场,在这些现场里,也不会有几次是我们最期待看到的。酒吧里的洋酒价格,是一张门票的几倍。不顾一切坐上火车奔北京奔上海的岁月,埋在20之前,可以在海边微笑着谈论死亡。 

鲍勃迪伦来了,World's End Girlfriend也来了,Keane也来了,可是穷乡僻壤的我们看不到,他们属于潮人,属于帝都的音乐爱好者。我们要看到他们,要翻五座山,走千里路,在国内和国外,他们与我们的距离却同样遥远。但是我们总想着有一天会看到他们,在北京上海香港或是国外。我们不是夜店大妞也不是夜店潮男,我们是傍晚六点下班的药厂工人。 

我们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会见到心爱的乐队,可是我们仍然期待着,虽然遥不可及,但是一想到某天这会实现,我们心中就会充满无限的欢乐。我竟然开始怀念曾经不顾一切挥霍青春和零花钱的日子了。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独立音乐不走调
阅读(3149)|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