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碎南瓜

声音是一种秘密,它不仅仅只是聆听

 
 
 

日志

 
 

万青为什么到现在才红?  

2011-01-22 22:24:58|  分类: 听音乐的孩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音乐人的低调与高调

 

2006年,万青发了一张Bootleg,其中已经包括在后来被传唱的《不万能的喜剧》,《秦皇岛》,《杀死那个石家庄人》,2007年,另一张Bootleg发行,新加了一首《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2008年的那张又加了一首《十万嬉皮》,时间到了2010年3月,在上海首演的那张碟里他们加了《大石碎胸口》和《这颗行星所有的酒馆》。2010年11月,万青发行了他们的首张正式专辑,除了以上提到的七首歌,另外新加了两首曲子,一首《狗尿馆》一首《洋鸟消夏录》。这个90年代的队伍,在组队十几年后——在这个华北平原普遍干旱的寒冬岁末,一下子窜红了,他们红的像一块冷夜里烧着的炭,他们似乎接受了所有张扬嚣张的与沉默不语的赞扬。 

在2010年年末,似乎每个摇滚乐迷都把签名改成了“生活在经验里,直达大厦崩塌”,每个人都会转发一句“杀死那个石家庄人”,也似乎每个乐迷都会在夜里听着“住在我心里孤独的海怪,痛苦之王”而潸然泪下,每个人都在万青的旋律里重新认识了小号这种乐器催情催心的功力,像是一句话说的那样,人人都听起了万能青年旅店。然而这些2006年的曲子,为什么到了2010年才被传唱开来——带着一种网络信息惊人叠加的传播速度,带着流行文化的那种迅速和大众化的特征。它们像是一张古老的藏宝图,然后突然被所有人知晓,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蜂窝一样地将它瓜分和抢夺过来。在很多乐迷和音乐人评论万青的时候,他们争相描述着万青的歌词如诗可催人泣旋律如弦可乱人心,他们称赞着万青的曲子给自己的情绪带来的紊乱忧伤的深深共鸣,还有人说,万青的蹿红是多年修炼的结果。然而这其中一个很大的问题却被人们遗漏和抹去了,但这似乎也是万青歌曲里那种独有的唯美残酷的迷人力量在作怪。因此在这个点上,万青无疑是胜者。 

另一方面,乐迷大多是因为《杀死》和《秦皇岛》两首歌爱上了万青,并由此开始关注他们追捧他们——这种成分在万青乐迷的构成中占很大比例。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万青就应该在2006年首张Bootleg发行的时候就火红起来,因为这两首歌在当年就已经写出并唱出(或者时间还要更早一些),然而他们没有大江南北地发紫,他们那时还少有人知默默无闻如一块石头。借用这种逻辑反过来讲,或者说的难听点,万青2010年唱的是2006年的曲子,按照乐迷通常骂张楚和何勇的话来说,他们是在吃着过时的老本挣着新鲜的大钱。在这一点上,万青无疑是失败的。 

豆瓣的万能青年旅店小组于2006年5月建立,直到一年之后的2007年6月,小组成员人数才满整100人,2009年末,小组逾1000人,这期间是将近四年的时间。然而到了这张专辑发行过后的2011年年初,万青小组成员人数增至近4000人。一夜之间,这个曾经零回复到处可见的冷清小组也变得火爆起来。一批又一批带着文艺情结的男女在小组里讨论着万青的歌曲争吵着万青的话题,仿佛这是他们刚刚结识的东西,他们对这个新朋友的脾气和习性还不熟悉和老练。 

另一个在乐迷心中有着较大影响的虾米网,目前只有两张万青的作品,一张他们的同名专辑,还有一张就是2006年的那张Bootleg,然而后者却是2010年才被发布上来。万青曾经的几张Bootleg都没有出现。 

这两个网站其实反应了同一个问题——很多人是在万青红火的时候才知道了万青,或者说,2006年那个就在唱着“直达大厦崩塌”的万青在2010年时候无人知晓。我想这时反对的声音应该出现了,你可以说万青的曲子重新编排了变得更精致更动听和以往大大不同,也可以说小号的角色变得更重要Blues的元素变得更明显,等等等等。然而这些反对的声音都掩盖不了万青在几年前曾经拥有牛逼哄哄的曲子和美妙动人的歌词却无法如今日般热闹的尴尬。 

在专辑发行之前,《爱摇》杂志用了整个的封面和封底宣传了万青,同时各个独立音乐网站也在显眼位置标明了万青之后的全国巡演计划——这其实是一种很明显的造势和宣传——然而它们却成功了,因为正是这些乐迷和文艺爱好者经常浏览的网站的小范围的明码标价,联动成了大面积的你知我知和争相转告。在这方面,万青首先应该感谢的是互联网在信息传递过程中的快捷和巨大的影响感染力。我们甚至可以假设,假如这次专辑的发行仍像多年前Bootleg那样不打招牌不作广告,这张被重新优化过的作品同样会被淹没和少有人知,万青同样会像多年前那样再次被自己的低调杀死。而正因为这次万青憋急了的高调台前出现,才得以将他们曾经低调却优秀的作品呈现在基数更为庞大的乐迷面前,他们因此才被熟知和赞扬。 

因此,如果万青这次的蹿红与其说是大多数人所认同的旋律歌词的出色与情绪内心上的共鸣,倒不如更正为专辑发布之前之中与之后这三个期间——宣传上的哄哄大势(《爱摇》封面封底展示,豆瓣音乐新砖排行榜,虾米首页发布等等方式)和高调忙碌的巡演频频亮相(专辑发布后展开的紧凑的全国巡演)。 

“万青现象”的出现,反应地其实是中国相当一部分的地下乐队没有良好的宣传流程与正规的签约厂牌的辅助问题,当我们在网络上鱼贯而入般发帖发文抒发着他们的动人曲调带来的感慨的时候,却忽略了它们是如何走进视野并被更多人知晓的这一过程,在乐迷看来这一问题大可忽略——然而对于有着更大野心更远计划的乐队和音乐人来说——如何宣传和借势——却是必须要去考虑的问题。因此我们在万青的身上不仅可以看到独立音乐的小众倾向(2006年至2009年期间的几百个万青乐迷),同时也可以看到大众文化的流行倾向(2010年末专辑发行之后万青受大批乐迷追捧)。而这就是中国摇滚,商业被很多乐迷鄙视,然而很多乐迷却是借助大众化的方式得知和熟悉更多的音乐作品,他们之中有相当一部分仍在互相谩骂。 

一位的低调会成就一批忠实的拥趸,这需要时间的长跑才可拥有,它付出的是对于茫茫未来长久清冷的忍受。而突然的高调却会被更多的人认知,这只需要一种千年老二被逼疯时的冲动行为就可获得,它几乎不费力气——只需要让人看到即可。 

万青的作品是优秀的,这只石家庄乐队会在大厦崩塌之前感动更多还没有被杀死的人们,然而他们却也终究是在十几年没有红火——被逼疯的时候——才以一张正式专辑的方式裸奔到大众视野中来。在一只牛逼的乐队身上看到小众的低调和流行的红火,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土摇特征。万青用曾经多年的低调成就了一批优秀的作品,这些作品贴近心底悲喜并歌唱平凡生活,它们听起来如此亲切——多年之后这几个老男人用一场高调的亮相让自己和自己的作品被更多人熟知。他们是90年代的乐队,却在2010年进入大众视野。他们的暗淡青春输在了自己多年的低调上,却被自己突然的一次高调让众人把它们抬到了神仙的位置。万青又是幸运的,他们在2006年或者更早的时间就在歌词里写下“直到大厦崩塌”,然后一直唱一直唱一直唱了四年,最后唱红了自己,也唱红了中国摇滚这几年的肾虚和疲软。

  评论这张
 
阅读(5219)|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