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碎南瓜

声音是一种秘密,它不仅仅只是聆听

 
 
 
 
 
 

A Dancing Beggar

2011-9-4 21:02:31 阅读4724 评论4 42011/09 Sept4

A Dancing Beggar - 碎南瓜 - 碎南瓜
A Dancing Beggar
 
新学期开学之后,因为有升本的愿望,但内心又贪玩并想要自个儿梦不吭声地搞出名堂,因此这几天的心绪一直是浮躁、扰乱和悲伤的。一万匹脱缰的马在脑海中奔跑,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让你每天过的极累无比,你想要这样,也想要那样,你无法安静下来专注地去做一件事情,好像每件事情都是在赶场都是在尽快吃掉,它们大量囤积着消化不良。当书中的名人说着20岁到30岁这段时间是人生中最宝贵应该全力以赴的时候,我却因为这句话感到无比恐惧,真实的不可遮盖的深深恐惧。无能的力量已经显现出了它巨大的破坏力,我的兴趣、坚持、想法,似乎在它面前统统如风雨飘摇,而心里依旧是那么沉默难过。

因为整理硬盘的关系,翻出了电脑里很多档完却没有听过的专辑,如上所述地,却没有任何心思去品尝一张崭新的听觉蛋糕,倒是把很久之前的A Dancing Beggar留下来,因为很爱里面的一首《Storm At the Undercliff》,不舍得移到别处,便在这几天听了几遍,像是重读旧时好书,再看过往美景,其间的心情对比起来定是多了很多细微。现在还能记得大一时候在图书馆带着耳机听他的情景,馆里的灯管过于明亮,打下来的光片把书桌照成晃眼的白亮,这光线很白很透,似乎能够穿过书本看到桌下的脚趾,这让我很不适应,而我看看周围的土妹子和呆头男,想象着他们未来的生活质量会把我落的很远吧,我坚持了几天的英语学习就那么恍如隔世地中途结束。

那时候写了很多东西,尤其是音乐听感和电影观感,倒是这大半年没有留下任何文字上的感觉,哪怕是记录。音乐这玩意儿,现在会做的人越来越多,加之网络的迅展,在一张专辑之后那大段大段的文字变得多余起来,而且有时候人们所要的并不是听感而是一张专辑的下载链接,这种福利会让人们更为眼目安然。可我觉得还是要留下点什么,末日之感与时间流逝不可追回让我自主地感到记录这股力量不断膨胀,目前在我看来它是能够足以与过往对抗的,它似乎也能够战胜我心中那股无能的力量,一想到这儿,我就觉得我有救了。

A Dancing Beggar的曲子我还是和往常那样,喜欢他的《Sand Between Our Toes》,《22 Summers》,《The First Day of Spring》这些名字听起来就好听的曲子,加上后摇的感染力和无尽的想象余地,听时仍旧能够意淫到自己徜徉于星之穹湾的轻飘与降落在深夜之海的脆弱。音乐本来就是极为主观的物什,它所留给你的空间是那么广阔,你想象到的越多附加的越多,或许对那首曲子的理解也便更为深刻通透。A Dancing Beggar这个来自英国的家伙,似乎每首曲子都动听耐听,除了在虾米能够听到的两张集子之外,我专门去他的博客看了下,今年他又出了张新碟,名字依旧延续着后摇感十足的空灵和梦幻,《Follow The Dark As If We Are Light》,同样,之前的集子曲子也都是他自个儿在卧室里演奏录制出来。

这几年像A Dancing Beggar这样的家伙越来越多,他们热爱音乐并用自己的小乐器在屋子里造出了讨人喜欢的耐听的清新曲子,然后在网路上被发现被传播,最为熟知的便是Owl CIty,他们的主业并不是音乐,他们也可能只是学生或者轻工业生产者,而音乐会一直伴着他们到老,因此同样可以看到,往后的更多日子里,这样的讨人喜并让人记的小歌手会越来越多,而他们的出现,我们接待的态度也会更为平静和淡然,只是像又发现了一篇好文一段美字,而我们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被喜爱很久了。

作者  | 2011-9-4 21:02:31 | 阅读(4724) |评论(4) | 阅读全文>>

开学拾音

2011-8-27 12:05:07 阅读4399 评论4 272011/08 Aug27

28号报道,26号就来了,学校人很少,比暑假时大三毕业期还要荒凉,
宿舍也只我一个人,站在阳台上,心里特别空。
随手用手机拍了段东西,昨晚做出来了,可是上传好慢,
不管怎样,我都要记录下那几分钟的无比可怕的感觉。
迎新在即,各种优惠活动展开,学校的WLAN业务对我诱惑很大,
买3个月送3个月,用有线下载的话很卡舍友的网,无线就自由些,下东西不受限制,不过黄网却都被封住。
新学期要准备升本的事情,不过心里没底并且没有很大兴趣,但是杂食者的野心很大,抛开一切钻进大学潜究汉语言文学也是超应心的事情,但是就目前的状态来说,跃进那个门槛还要费好大功夫。老爸昨天付了新房的首付,家里的意思就是为我毕业回家做了准备。回家也好,考个地面管理岗,做个正常人接触正常人,然后下班的时候宅起来重拾兴趣爱好,管理岗工资一个月一万,对于进取心渐逝的我同样是个很优选的考虑,能和发小天天闹,但却不能再穿另类的衣服留另类的头发,要开始待人接物娶亲安置,这些青春标志也只能藏在家里的摆设物件上,暑假在家就把电脑的外壳空处贴满了画片字母。
但是开学最让我兴奋的就是入新耳塞,僵尸pr300淘宝统一价288,属于初烧塞子,目前我能支配的也只是这些价格,K420都说很牛叉但是不习惯头戴耳机,森海cx200不到300的价格貌似也只是卖牌子钱,老铁同是。银行卡里有500,身上还有300,统共是800,除去买升本书的100,剩余的700我要好好分配,不开房不打炮不聚餐,入了pr300然后还想换个前端,IRIVER E30 卖300,和ZUNE差不多价位,测评说pr300低频很屌中频稍差,所以别再配个轰头的主打低音P3就好了,低端烧也有低端烧的乐趣吧。在网上还看到一个阿拉蕾的手机壳套和Pink Floyd的月之暗面低帮鞋,还有万青的衫,都很想入手。
这半年写的太少了,手生的快要废了,有想法欲做专题也都因为懒惰让它们死在脑中。不甘心,必信必忠,要勇敢精进才对。短信声换成了童党的褪色,铃声换成骚CC的Untrust Us,最近重拾后摇,电影还在补桂治洪。
开学拾音 - 碎南瓜 - 碎南瓜
 
开学拾音 - 碎南瓜 - 碎南瓜
 


作者  | 2011-8-27 12:05:07 | 阅读(4399) |评论(4) | 阅读全文>>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2011-8-19 21:58:02 阅读6449 评论5 192011/08 Aug19

起初

199637号,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石河子新安监狱释放了一个39岁的犯人,他因盗窃罪被判14年,他的老家在河北省徐水县。出狱那天,他穿着一身绿军装,提着笨重的行李,坐了54夜的火车,风尘仆仆地回到了阳光灿烂的北京。几经周折,他见到了年迈的母亲,见到了弟弟,也见到了天真的侄女。无论如何,他从大西北回来了。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从新疆到北京的火车上。

电视剧里的设定,这一段配着轻缓的音乐,刚出狱的山子忧伤地望着窗外,干干脆脆地啃着一根黄瓜,不带任何先设观念地这样看,这个人心事重重,扎实、憨厚、硬朗、无辜。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下火车回家的路上。

电视剧里的设定,两个行李包,一身土气脏旧的衣服。旁白里有一句是,“他觉得,天上的太阳格外灿烂。”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见到母亲的时候。

电视剧里,两只行李砸在脚上,山子只喊了一声“妈”,然后撅撅嘴,拧过头去,眼里有闪闪的泪花。

这几段情节出现在电视剧版本的第三集,编剧并不是一个冷血的理智分析者,同时也由于电视剧的娱乐特性,这几段夹杂了很多怜悯性的把山子放在一个边缘人弱者的角度的感情色彩,放在整部电视剧里来说,这段也是唯一一处能够感人的段落。而在牛伯成的那本纪实小说里,山子出狱回来的这段出现在第三章第一节,标题是,“一个幽灵,回到北京”。 

一个户口引发的血案 

刚回到北京,他一时并没有生活来源,对于家里的动作,小说里这样描述,“母亲周济他一些钱,从她的退休金中每月拿出100元,用作补贴。归来的第二天,大弟就带他去了商场,花500块钱,为他添衣服买鞋,又背着媳妇取出1000元交给他,让他治病(他刚从大西北回来时有病)。此后也常塞些钱给他,供他日常花销。”在山子心里,只有他们是他最亲的亲人。从今以后,他可以翻掉过去的一页,重新开始他的生活。 

这时候的他,打算做点小买卖,还打算学开车——但这都需要他先把户口落下来。在后来的很多讨论里,很多人把他的杀人动机归为这个难以办成的户口问题上。 

在小说里,对于户口问题,是这样记述的:

见到负责户籍工作的片警,他呈上释放证和有关材料。释放证上标着这样一行字:“本人必须在324日前将本证明书送达北京市石景山区XXX派出所,办理户口登记手续。”

这位片警正忙着其他事情,晾了他一阵,口气冰冷地说:“户口马上办办不了,起码要等半年。”

白口吃,一着急就更口吃,他结巴着顶撞了一句:“我有释放证,为……为什么还要再等半年?”

片警听着不舒服,撩他一眼,慢悠悠地说:“你要是这样讲话,那就再等两年。” 

在电视剧里,这一段的对白是这样的:

片警:你们什么事儿啊

白:啊……我(递上材料)

片警:嚯,大西北来的啊

白:是

片警(把材料扔到一边):你找派出所干什么

白:那上边不是写着呢么,让我15日内,把释放证书交到当地派出所,好……登记办户口

片警:那边管教没告诉你,一回来就到派出所报到,这都几天了

白(沉默,拿回材料)

片警:你这户口马上办,办不了,起码得半年

白:哎……为……为什么啊,我已经释放了,我……我……我这有释放证书,我是合法公民吧,那……那凭什么,不给我上户口啊

片警:嚯,你还质问我,你要这样说,那等两年(起身走)

白(着急):哎,不(堵在片警前面)

片警:干什么干什么,想撒野啊(推白)

白弟见势上去给片警递烟,片警说,“不抽”,然后说,“回去补照片,补照片不会啊”,白弟忙跌着回答说,“会会会会”。白就站在后面,生气、愤懑、憋屈、仇恨。

当天晚上,白在家里削尖了一根木棒,来到楼下,捏着一只白猫,狠狠地扎破了它。在此之后,他一遍遍跑派出所。开证明,冲洗照片,填写表格。事情果然像片警所说的一样,一次次向后推延。户口问题,始终没有得到解决。

这一集里,白在相馆照相的时候,相馆的音响正放着陈百强的《一生何求》。

 

猜测了千万遍的作案动机 

对于这件事,小说里这样分析:

或许这位片警就是这样的办事作风,在他看来,对待像白这样的从大西北回来的释放人员,就应该用这种口气说话。白受到深深的刺激,他感觉到被歧视,他像所有刑满释放人员一样十分敏感。一种愤懑、一种敌意、甚至一种仇恨意识,立刻从心底翻了上来。

新生活的理想破灭了,白身上仅有的那一点点良知丧失殆尽,我们现在打开的的确就是潘多拉魔盒,放出的的确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但是,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那只愚蠢的手,并不是监狱签发的释放证,而是我们某些民警的作风。这件并非小事的小事,维系着白的生存希望,关系到他对社会的基本态度。我们不能不遗憾地认为,这是诱发白重新犯罪的一个最直接的因素。

白在后来的供词中提到:“我回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跑户口,先后跑了六七次,他们就是不给我办。我认为,我已经从监狱里出来了,起码也是个公民,可派出所不给我办户口,我吃什么?我不能靠父母养我一辈子?我这个要求不过分,我要生活。”

在法庭上,白一遍遍地强调,他之所以重新犯罪,就是因为派出所不给上户口。“不给我办户口,这就是不让我生活。我只能去抢。我认为,派出所故意刁难我。我对我母亲说,派出所要我送礼,我连吃都吃不上,拿什么东西送给他们?”

 

我连吃都吃不上,拿什么东西送给他们?

我连吃都吃不上,拿什么东西送给他们?

我连吃都吃不上,拿什么东西送给他们?

这句话放到现在,仍是掷地有声。

 

白出狱时为自己设计了两条道路,“如果我能够正常地生活下去,我就不再犯罪;如果不能,我就去抢”,回到北京不到一个月,他就认为第一条道路已被堵死,他只有第二条路可走。他要抢劫武器,在他仇恨的意识里,抢到武器的第一件事——就是打死那个片警。

 

不久之后,北京石景山模式口后边的小山上,时常出现一个穿着绿军服的高个子男人。他在山道上锻炼跑步,在一些军事机关驻地的周围潜伏下来,静静地观察——他在小心翼翼地选择着他的目标。

 

之后的发生,在很多人眼里,就是最牛逼最吊劲的袭警抢枪杀人抢钱的一件件血案了。但是在我看来,我最为感兴趣的,还是白这个人的曾经,他的童年,他的爱好,他在这个国家受过的委屈得过的荣誉,还有他的爱情。

 

童年

1957年,白出生于一个工人家庭,父母都是首都钢铁公司的职工。他3岁那年,父亲病逝。母亲一人靠工资养活他的两个姐姐、他和刚满周岁的大弟4个孩子,当时的境况非常困难。因贫困所迫,母亲不得不把他送到徐水老家。

白的童年,是在徐水县的农村度过的,直到1971年,白13岁的时候,才返回北京。此时母亲已经改嫁,继父姓梁,也是首钢工人。母亲和继父已生下了小弟。

  小时候,白没受到良好的教育。在农村,家里没钱上学。回到城市,13岁的白与比自己小五六岁的孩子坐在同一间教室里上一年级,这使他的自尊心受到很大伤害。他经常逃学,学习成绩始终不好,年年都是差等生。上到小学三年级时,他便辍了学。

 

孤独及其所制造的

家庭的变故和10年的农村生活造成他的孤僻性格,白与“城里人”格格不入,从小就极为寡言,有着严重的自卑型心理障碍。他不愿与人交往,无缘无故就会仇视他们。他的好心,只放在自己及与自己最亲近的人身上,对其他人充满了敌意。

    在工厂期间,他几乎没给人留下什么印象,因他不爱说话,许多工友对他都毫无了解。厂里民兵搞训练,白参加过一次实弹射击,用“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打靶,每人打3发子弹,他居然打了个优秀。就像一个混沌的人一下找到亮点一样,他一下子就迷恋上了打枪。那次之后,白千方百计向亲戚借到一支汽枪,下了班就背着枪到附近的林子里去转悠,打鸟。一年之后,他的枪法练得极准,1520内,枪响鸟落,弹无虚发。同时,他的残忍性也有所表露,夜里他不睡觉,用气枪瞄着打老鼠,一枪能把跑着的小老鼠打进墙角里。

射击似乎是他的一种天赋能力,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快乐。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随便一抬手,不用瞄准,就能“三点成一线”,他成了神枪手,枪成了他最好的伙伴。

 

关于电视剧《末路》和纪实小说《中国刑侦一号案》

作家牛伯成在2001年出版了关于白的纪实小说《中国刑侦一号案》,采访中,牛伯成详尽地摘录了这个案件所有资料,翻阅公安卷29卷,法院审理卷8卷,观看了侦破和审讯的录像和大量的图片,实地察看了白在新疆作案的现场,采访了公安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领导直至普通侦察员数十人,采访历时半年。此书一经面世即引起轰动,不但在全国各大书店被抢购一空,而且被全国数十家新闻媒体转载。

2002年,由陈国军导演,丁勇岱主演的26集电视剧《末路》上映。在这部戏中,丁勇岱是导演陈国军挑选的第三任“白”扮演者,用丁勇岱自己的话说,“我其实是来顶坑的”。由于导演强调纪实风格,开始时觉得他的身高不如白高,但后来还是启用了他。由于全剧的基调是采用纪实的方式记录1997年中国刑侦第一大案——抢劫杀人犯白的真实案件,所以剧中的警察都是真实生活中的刑侦警察。

在拍摄白被抓一场戏时,公安人员在家堵住了回来探望母亲的白,一开门看见警察立刻就明白了的白在偷偷穿衣服时拿到了自己的手枪,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母亲说话了,问来人是谁。白为了在母亲面前留下一个完整的孝子印象,放弃了最后反抗的机会。当时白的心情很复杂,是逃生还是为母亲而放弃反抗,这对于一个老到冷静同时孝顺的杀人犯来说,是很痛苦的选择。那场戏白的眼神很复杂,有冷静、狠毒、温和、乖顺、绝望,演完之后,丁勇岱难受了好几天,总也出不来。

这部电视剧的编剧同样也是纪实的作者牛伯成,牛伯成的其他作品还包括《血色通缉令》,《大黑帮》,《天下英雄》《原罪》等等刑侦纪实作品,同样,电视剧的导演陈国军的其他作品包括《犯罪升级》,《趟过男人河的女人》等等,而他最为知名的便是一部叫做《我和刘晓庆,不得不说的故事》,让在那个年代的人们大开了一回眼界。在书中,这个含辛茹苦的好男人,为了爱情,顶着无比的压力和元配离婚,娶了当时最红最靓的百万富姐女星刘晓庆为妻。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作者牛伯成与导演陈国军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成书《中国刑侦1号案》的两版封面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真实的白与电视剧中丁勇岱饰演的白

收集了几张剧照,贴在下面: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这张图片的发泄纯属意外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当年第一个报道这件事情的乌鲁木齐报纸

关于这件事的讨论从很久很久之前就开始了,而且一直没有停过,一直想做个整理,这个暑假也算完成了这点资料的任务,在百度知道里查找的时候,仍是很意外地发现了事到如今,他仍然是很多人的偶像,下面这些图就说明了这点: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道听涂说的白的故事 

白最想当的是司机?

“我在看守所里跟白宝山聊天时,白宝山说自己很后悔,如果没有走上这条道路,他完全可以当一名优秀的司机。其实,白宝山除了对枪支有悟性外,对驾驶也有浓厚的兴趣。白宝山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看司机如何驾驶,不一会便可以独立驾驶。他原来的想法就是想来新疆开大车,跑运输。” 

疼爱儿女?

在监狱里,白曾发誓,“我出去之后,一定要弄到300万,给我的两个孩子买房子,每人买一辆奔驰车,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不能比别人差”。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而在电视剧里,白在出狱后,也曾偷偷地道学校附近看过自己的儿女,在儿女放学后,偷偷摸摸在后面跟着,看着,窥着,然后停下了脚步。

乐于助人?

据狱中服刑的谢玉敏交代:白坐公车经常给老人和小孩让座,在新疆有次半路上发生交通事故事故,白钻进车底帮助抢救伤员 

当年亲历见闻?

“当年我家订晚报,白的事迹是连载的,我爸要看就把那几期报纸留了下来,当时好像是98年吧,还上小学呢,我就是感觉这人很猛”

 同时,也发现了很感人的地方,有网友询问白的妻子谢玉敏(她的真名叫谢宗芬)的下落,也就是下面这个走出舱门被押解的女人: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这位网友是这么说的,不管怎么样,我看到之后觉得特别感动:

直到现在他还是很多人的偶像 - 碎南瓜 - 碎南瓜
  

作者  | 2011-8-19 21:58:02 | 阅读(6449) |评论(5) | 阅读全文>>

《七金尸》碉堡记

2011-7-29 17:25:19 阅读1085 评论1 292011/07 July29

《七金尸》碉堡记 - 碎南瓜 - 碎南瓜
 
《七金尸》碉堡记 - 碎南瓜 - 碎南瓜
 
《七金尸》碉堡记 - 碎南瓜 - 碎南瓜
 

《七金尸》,其实这是一部很适合做视频配吐槽讲解的片子,

例如,片里的教授叫“范海辛”,大卫哥说起了英语,吸血鬼叫“德库拉”,总之是一些山寨地让人忍俊不禁的东西。僵尸什么的没有魔法也没有超强能力,弱的跟正常人类一样,但它们很喜欢咬住脖子吸血,而从张开嘴到咬住脖子这段时间里主角完全可以给这群怪兽一个飞踢,甚至是回旋踢,围绕在大卫哥身边的几个兄弟会使不同的兵器,但他们的设定也很无脑,因为这些武林高手存在的意义在片中完全就是小喽啰的集合,他们穿着统一的服装,僵尸来了就开打僵尸死了就继续赶路,

片里还有一个很装逼的洋人男孩,他是范海辛博士的儿子,同时也有一个富的流油的洋妞,洋妞很喜欢独自旅行,除了她丈夫去世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她觉得这样很自由很放纵——一个活脱脱的少妇形象呼之欲出,后来她和大卫哥睡一块,我本以为她会来个香吻,可是她弯下腰却是给大卫哥盖上了被子。这个洋妞最大的用处就是在他们计划杀死僵尸的时候,困于没有路费盘缠,而这个洋妞很适宜地说了一句,我可以负责这些资金,

再来说说范海辛博士,大卫哥找到他是想让他一块跟着回家乡杀尸,大卫哥苦苦哀求让他同行,原因就是范博士是研究吸血鬼的专家,范博士一开始是不同意的,但之后却屈服地说,如果这趟行程有马车,那么我会同意的……之后在打杀僵尸的路途中,大卫哥问博士应该如何杀死那些丑逼,博士又来了一句——用木桩刺它们的心脏……意思就是说,只要刺穿它们的心脏就可以了……不得不说,能讲出这种废话的博士不愧是碉堡了的范海辛博士,同时也暴露了影片在情节和角色设定方面的硬伤。

吸血鬼加僵尸的中西结合,以及一些服装和配饰的古风装扮,在当时1974年其实是很新奇的东西,结果却票房惨败,评论说是观众接受不了这种土洋风,而我想主要的原因应该是观众接受不了这种弱智到爆的设定吧。

起初我是当恶趣味的B级片看的,并且对其中的风情很有兴趣,可是没看多久就抑制不住洋洋洒洒的吐水冲动,然后在百无聊赖中有了这段东西。

但这部片子的积极意义就是让邵氏和港界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没再敢碰僵尸片,直达后来林正英大师的出现。所以再牛逼的人也有傻逼的时候,而再严重的傻逼也掩盖不住那种总体来说牛逼冲天的气势,所以看过这部片子后我还是依然喜欢邵氏和百变武侠大卫哥,如果非要说其他的,那应该是这部片子让我看到了他们身上更有趣也更有意思的东西。

最近听:重新听声音玩具,因为音乐节最想看到他们

最近读:升本书《计算机文化基础》,《灯草和尚》,追梅图一雄和松本大洋的漫画全集,正在看大刘的《球状闪电》

最近看:《杀人者唐斩》,张丰毅碉堡了,再看《白宝山末路》

最近玩:勇登城堡 Climb to the Top of the Castle 

最近烦心事:要毕业了要工作了

作者  | 2011-7-29 17:25:19 | 阅读(1085) |评论(1) | 阅读全文>>

当我爱国时,我在听些什么?

2011-7-25 12:04:21 阅读1026 评论1 252011/07 July25


 当我爱国时,我在听些什么? - 碎南瓜 - 碎南瓜

 

当我爱国时,我在听些什么 

我正在听的是英国后摇团Atlases的歌儿,此刻的我盘腿坐着,家里的空调温度调到23度,昨天刷了一天的微博,心里很不是滋味。凌晨的时候忍不住开了电视,去看浙江卫视的新闻直播,但看了大半天也没有看到现场的人影,全是各种连线和专家对话。我很失望。 

一大早儿起来,我就去虾米找来那张“三俗”的精选集,选了几首歌儿重听了几遍,听的最多的还是二手玫瑰的几首。火车快开,允许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觉得不过瘾,又去找来李志的《他们》,接着又听军械所的《八荣八耻》,carsick cars的《广场》,重塑的《boys in cage》,然后又听了左小祖咒,崔健,还有in3 

一个上午快过去了,越听越无聊,我开始档刚去世的Amy WineHouse的专辑,我对她了解不多,歌也没仔细听过。所以准备在这个暑假把没听过的想听的专辑曲儿恶补回来,把喜欢的想看的漫画补过来,把素描练好,把电影看完,把饭吃好,把身体锻炼好,把前不久打工受的委屈发泄出来,哥们几个都工作了,昨天还是学生今天就都被逼成了保安,可我还要等待开学准备考试,我还是倔强地想把青春过好,也想诗意地被逼成诗人,把大半年废弃的博客重整起来。

刷新一下,网上还在喧嚣着这个国家的残忍、虚伪、谎言,把人们都当成了二傻子去耍去骗,有人说要理性看待这次事故,我说去你妈的。

当我爱国时,我在听些什么。

我摘下了耳机,捂住耳朵。

作者  | 2011-7-25 12:04:21 | 阅读(1026)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东省 济南市

 发消息  写留言

 
表面嬉皮,内心严肃。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